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dht.ht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皇冠赌球网址 >

《空天猎》幕后:吴京辞演 李晨曾三度闭门痛哭

时间:2017-10-01 03:03来源:未知 作者:the weeknd 点击:

阿辉/文 王博/图

拥挤的国庆档已经拉开帷幕了,作为唯一一部军事题材的类型片,《空天猎》也迎来了它的观众。

由于题材的特殊性,《空天猎》从组局到成片,都有中国空军的幕后指导,作为主创的制片人吕建民、导演李晨,难得地拿到了其他人接触不到的战机、导弹、枪支资源,得以在影片里真枪实弹地表现中国空军的风貌,但与此同时,过程中的沟通与等待,又是极其磨人的,李晨还曾经为此三度闭门痛哭。

痛过之后,拍摄两年之后,超支1亿之后,《空天猎》成为了一部令参与各方都很满意的影片,制片人吕建民希望,这部影片能够在国庆档的惨烈厮杀中,浴血冲到第一的位置。

如今,让我们在与制片人吕建民、导演李晨的对话中,回头看看这部被寄予重望的影片的幕后故事,关于它如何组局,与《战狼》系列的渊源,吴京为何没有接下导演的工作且辞演,军方是如何做好幕后协调工作,出现了哪些军事武器,以及李晨又是如何在超期与超支中顶住压力的。

从《战狼》、《战狼2》到《空天猎》

八九年前,从小就爱看《南征北战》、《大决战三部曲》的吕建民,开始计划做军事题材的类型片,后来认识吴京之后,两人一拍即合,就有了《战狼》的构想。

《战狼》是吴京执导的第二部剧情长片,最早,这部电影定档于2015年3月6日,后来,电影局局长张宏森看了这个片子之后,紧急把吕建民和吴京叫了过去,吕建民回忆:“他说这么好的一个影片这么快就要上映了,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影片,那你们的宣传是有问题的。”

能不能把宣传做得更好?当时《战狼》在张宏森的建议下,调到了4月2日上映。吕建民当时就想,多出来的二十几天还能做什么呢?跑路演。“后来我觉得《战狼》的成功完全是吴京跑路演跑出来的。”那时候,《战狼》在全国跑了十七八个城市,每个城市多则十个影城,少的也有六七个影城。最终,《战狼》获得了5.25亿的票房。

2015年上映的电影《战狼》剧照

《战狼》的成功,除了令很多电影业内人士觉得找吕建民和吴京做军事题材比较靠谱,军事资源也开始向他们倾斜。有一场饭局上,吕建民和吴京就遇上了空军宣传部的领导,当时对方就提出“有没有兴趣做空军题材?”

吕建民坦承,“开始不是特别有兴趣。啊?空军怎么做?不了解空军,太神秘了。”

后来,吴京忙着去筹备《战狼2》,过程中,制片人吕建民与吴京产生了一些分歧,主要问题是在剧本上。吕建民不同意让男主角冷锋转业,他觉得至少要到了《战狼》第四、第五部才转业,然而,“吴京把《战狼》当成他的命,我把它当成一个理想,理想和命相比,那太微不足道了,那我就让步呗。”于是在《战狼2》中,吕建民的参与并不多。

不过吕建民也没闲着,他经常跟空军那边聊天,逐渐找到了创作《空天猎》的欲望。两部影片差不多同时筹备,吴京肯定是导不了《空天猎》了,于是吕建民问吴京能不能演,吴京说:“我是动作明星,你把我放在一个飞机的座舱里面,我施展不开。我就不演了吧。

《空天猎》首映礼,吴京、李晨、吕建民三人合影

“《战狼2》我就基本没怎么管了,跟着赚钱去了。”吕建民说,他的春秋时代影业是《战狼2》的第二大投资方,“连我都不敢说,我觉得其他人闭嘴,真的是别蹭热度了,你看《战狼2》至少100家媒体给我打电话,我一句话都不说,因为这都是吴京的功劳。”

如今,《战狼2》票房已经超过56亿,该片获得了发行方的8亿保底,比起保底发行方,吕建民坦言自己赚得更多,“保底是如果我们没做到的话,它得补足。超过的部分,我印象当中8到15亿,发行收入会多拿一点的,15亿以后又回归原始了,还是他们只拿发行费。”

这笔保底费在制作期就已经到位,因此《战狼2》虽有超支,但压力并不大,比起《战狼》两三千万的实验性投资规模,《战狼2》的投资达到了两亿。吕建民透露,《空天猎》的投资原本为1亿,后来超支到2亿,该片曾接到保底10亿的邀请,但他拒绝了,“人家保底了,宣传发行的思路不会按你的思路来,我希望按我的思路。”

《空天猎》剧照

在寻找合适的导演时,吕建民犯难了,“想了半天,也没有说哪个导演有拍过空战类型”,在最痛苦的时候,吕建民都打算自己上阵了。后来范冰冰通过陈砺志知道了这件事,回去就跟李晨聊,李晨兴奋得一夜睡不着觉。再后来,范冰冰就给吕建民打电话,见了个面,希望可以考虑让李晨来执导。

吕建民当时就愣了,李晨来导?于是,两人约出来聊了聊,一见面,李晨的热情就打动了吕建民,“从他小眼睛里冒出的火苗,就像当年我看到吴京那个火苗是一样的。”过了吕建民这关,去跟空军聊的时候,空军领导也傻了,“啊?李晨?他不是演员吗?” “你们相信我。”在吕建民的坚持下,李晨接下了这个终极大boss一般的任务。

据吕建民介绍,《空天猎》原计划投资1亿元,但过程中超支为2亿,李晨还曾自掏腰包,其中特效镜头制作费7000多万,演员费用控制在了2000万以内。

为了省钱,李晨刷爆了“人情卡”,除了他自己和范冰冰是零片酬出演外、吴秀波、王千源、李佳航都是低片酬加盟,影片中饰演人质父亲是李晨的发小,女人质是作战指导的太太,拿枪打仗的人质是统筹,那个胖人质则是剧组的厨师。

《空天猎》战机在空中翱翔

与空军的合作:痛并快乐着

吕建民形容跟军方的沟通,是痛并快乐着的,“军方有军方的诉求,制片公司有制片公司的诉求,导演有导演创作的诉求,那一定打,经常’打架‘打到晚上两三点,最后空军宣传部副局长就说,吵归吵,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最大公约值。”

不过,各方都有的共识是,《空天猎》必须是商业戏,然后是在保证不泄密的情况下,经得起军迷的考验。

在《空天猎》中,出现了歼-20、歼-11、歼-10C,空警-500、彩虹-5无人机、米-171直升机、直-8、直-9直升机,每架战斗机都有几十位现役空军在现场保障。影片宣传期曾放意外出一张歼-10C的剧照,当时歼-10C还在保密阶段,所有人都不知道中国已经装备了歼-10C,由于歼-10C和歼-10B太像,只是挂的导弹不一样,片方并未注意到,照片一出去,军迷间就炸开了锅。

此外,歼-20是中国最新一代的隐形战机,在电影中出镜之前,它只在珠海航展上有过高空上的惊鸿一瞥,这次在《空天猎》中,歼-20不仅有近景,还有演员坐进了歼-20。不过,直到今年八一阅兵后,这架战机的出镜才被允许宣传。

歼20

《空天猎》的拍摄期近一年,其中演员的戏拍了148天,由于飞机配置是战区化管理,为了拍到这些飞机,《空天猎》剧组拍了12个省市,甚至还去了哈萨克斯坦,这也是影片耗时2年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据李晨介绍,片中出现的战斗机和武器, “每个省当地的公安机关什么全要打好招呼,然后说好的顺序是从这儿到这儿,到那到那,你就连动都不能动,日期什么所有的东西卡的死死的,就得在这个时间。还有别的呢。导弹运输、挂件、飞机调配,是不是有跨战区,然后哪个地方直升机调到什么地方,战斗机掉到什么地方都要考虑。”

拍国外的基地时,需要两架直升机,而空军直升机全部都在湖北,几千公里的路程,需要跨战区调过来,吕建民回忆:“空军方面说,这个满足不了,李晨说,不行我就要,空军回复,你要我也满足不了。”后来,空军还是从几千里外调来了四架直升机。

那些空中飞行的镜头,60%是实拍,都是空军最优秀的飞行员在给演员们做飞行替身,而且有的空中实拍,剧组的摄影师是不能操作的,因为战斗机的飞行过载是非常高的,甚至能达到9G,正常人1.5G就晕厥了,所以那时候都是空军客串摄影师拍的,剧组把需要的镜头预览做出来,然后飞行员根据剧组要的而效果来设计飞行。剧组把运-8运输机飞到三千米高空,后舱打开,架个机器,战斗机在后面根据剧组要求去飞动作。

有一场王千源为了掩护李晨被敌方导弹击中受伤的戏,飞机飞回来的时候要表现出摇摇晃晃受伤了的样子,飞行员在模仿这个动作落地时,是非常危险的,拍摄时地面的塔台都慌了,以为飞机真的出了故障。

王千源

除了飞机以外,枪支也是影片的重头戏。剧组成立了兵器工业部,空军派了一个二三十人的小部队来管理这些武器,这几百支枪械包括了重型机枪、狙击步枪、突击步枪等等,而且用的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生产的外销版,因为电影里面展现的是境外作战。

拍戏的时候,枪支保卫小组就把枪械拉到现场,用完了及时收回,每天入库清点,空军的领导曾对吕建民说:“我每天晚上睡不着觉,战斗机你们开不跑,这枪要少一把就完蛋了。”

吕建民

影片中还有一颗导弹,剧情里的作战任务要求必须用它,但在拍摄的战区没有这种,空军方面就在全国范围内找,找到之后,还要为这颗导弹找专门的装卸车辆,后来,这颗导弹用专机,经过三个基地,转场到了剧组的拍摄地,全剧组整整等了七天。

除了这位“大牌”,《空天猎》中还有一颗专机导弹,挂上去就很困难,卸下来也特别难,而且飞机带着那么大的导弹,着陆是非常不安全的,它能把整个山头给炸平。当时好不容易挂上去之后,飞行员开玩笑说,拍完之后这颗导弹往哪里扔啊?大家都傻了,吕建民开玩笑说:“我有个仇人,把地标写给你。”

除了常常为战斗机和武器焦虑,剧组还要面临许多其他的问题。在天津空军基地拍摄时,有三四百号外国群众演员,这些老外进入空军基地,就涉及到保密问题。“当地派出所一来,怎么这么多老外住在一个普通的招待所,当时就把老外的护照全收了,当时李晨就崩溃了,我们明天要拍戏啊!”

后来,空军方面紧急去跟当地警方沟通。与此同时,李晨跑去了天津市公安局,为运进天津的武器做手续,而电影第二天就要开机了。

李晨

吕建民说,在强压之下,李晨曾三次闭门痛哭。

开机前,李晨曾拍着胸脯对吕建民说“哥,我1亿之内给你拿下”,而最终总成本达到了2亿,有时候李晨还不敢告诉吕建民,自己把钱花了,比如片中有炸车的戏份,李晨觉得还要再弄几辆车才够,但现场制片说没有预算,得向吕建民汇报,还没汇报完,李晨就已经自掏腰包买了两辆车过来直接炸了。

到了后制环节又超支的时候,李晨都不跟吕建民说了,自己就把钱付了。后来吕建民找到李晨说:“你超支我肯定要责怪你,但还是得按商业规矩来。”

吕建民

在吕建民看来,相对于霸气侧漏的吴京,李晨会含蓄一些,但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坚持,“吴京就是直接扯出金箍棒给你打,跟他就是吵架、互相拍桌子,李晨不会给你拍桌子,会给你讲道理,像唐僧一样给你念两个小时,念得你没办法,妥协吧,受不了了。”

接下来,吕建民的春秋时代影业会继续做军事题材的细分领域,正筹拍一部军事题材电影《佣兵》,已经签约了几个年轻的导演,吕建民说还想签下李晨,“趁他还没有成为第二个吴京的时候”。

吕建民认为,《战狼2》五十多亿的票房,不会是该类型的天花板,“改革开放前那会儿才多少人口,可是中国的观影人次是好几十亿,前几天我也看到报道说,《少林寺》如果按当时的一毛钱票价卖出的观影人次来计,票房可以过百亿,所以我觉得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(阿辉/文 王博/摄影)

(责编:Koyo)